央视网首页|搜视|直播|点播|新闻|体育|娱乐|经济|房产|家居|论坛| 访谈|博客|星播客|网尚文摘
定义你的浏览字号:

坚强•脆弱•希望

 

——记北川县漩坪乡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贾娅

CCTV.com  2008年06月20日 14:12  进入复兴论坛  来源:新华网  

  

    新华网成都6月19日电(记者 王玉山)地震中,她的父母和孩子不幸遇难。

    地震后,她和身为军人的丈夫坚守在各自的救灾一线。

    灾难面前,北川县漩坪乡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贾娅,让人们看到了她的坚强、脆弱和希望。

    坚强

    贾娅今年只有30岁,2004年任漩坪乡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。

    5月12日地震发生后,在把漩坪乡小学200多名小学生紧急转移到安全地带后,她又带领几名民兵把500名中学生全部转移。

    “大人自救能力比较强,这时候要先救学生。”贾娅最欣慰的是,地震中,漩坪乡没有一名学生遇难。

    当老百姓慌乱一团的时候,贾娅和乡干部们首先想到的是抢救粮食和衣被。“12日一天就抢救了2万多斤大米和一些衣被。”

    粮食都是乡干部带领民兵们一袋袋背上山的,只有1.5米高的贾娅也背了50斤大米,走了8公里山路。

    平时,贾娅的胆子很小,见个老鼠都会吓得叫起来,但灾难,让她显现出她骨子里的坚强。

    每当搜救的解放军战士找到一具遇难者遗体时,贾娅都要亲自跑过去仔细辨认,看是哪个村的人,叫什么名字。在漩坪乡工作的4年中,经常下乡的她跑遍了乡里的每一个村,乡民们都很熟悉。

    贾娅以前很爱干净,洗完脸后都要先擦一些补水,再涂上保湿霜和防晒霜。现在,她几天都不洗脸,“洗脸要跑到2公里外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5月19日,她到绵阳市汇报灾情,一个人拿着一个空矿泉水瓶在山里来回走了15个小时,渴了接山泉喝,饿了就啃一口干粮。

    组织群众转移时,贾娅甚至没想到多带一件衣服。当她掩埋完群众遗体后,山上的医生说,你要赶紧把衣服泡起来,小心传染疫情。贾娅笑了笑说:“那岂不是要裸体了?”

    贾娅指着自己身上穿的衣服说:“我现在穿的衣服和鞋子都是在山上捡的,在水里洗洗晾干后就穿了。”

    作为党委副书记,贾娅在山上每天都很忙。她要去掩埋遗体,要安抚受灾群众的情绪,要联系物资运送,要给受灾群众开各种各样的证明,还要到山上巡逻看看有没有出现新的塌方和滑坡……

    “以前总觉得自己是女儿、是妻子、是母亲,脑子里想的大多是孩子上个好学校,攒钱买房子等。现在,首先是一个灾区的基层干部,不坚强不行,我们乡干部要是慌了、乱了,老百姓怎么办?”贾娅说,坚强都是逼出来的。

    一次,乡党委书记张康奇开会时说灾难是一种经历,是一种磨难。话还没有说完,贾娅就哭出声来,她说如果有可能,自己绝不要这种经历和磨难。

    事后,贾娅向张康奇道了歉,因为她知道,在这次地震中,张康奇的父母、岳父母、妻子和6岁的女儿全部遇难。灾难面前,他和她都是不幸的人。

    脆弱

    从收音机里听到北川县城夷为平地的消息后,贾娅就开始抽上了烟。

    以前,贾娅最讨厌别人抽烟。熟悉的乡亲看见她抽烟都很惊讶。

    “压力太大。父母和孩子都没了。工作太苦太累,精神跟不上,不敢喝酒,喝醉了怎么开展工作?”说到亲人,贾娅的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贾娅的家就在北川县城,地震让她失去了父母和4岁的女儿。她的丈夫是解放军总装备部驻绵阳某基地的一名军官,地震发生后一直随部队在安县抢险救灾。

    听收音机的时候,贾娅听不得关于孩子的一点新闻,一听到孩子就受不了。儿童节那天,她一天不敢开收音机。

    “一开始白天不哭,晚上哭,因为白天工作太忙,晚上一静下来就难受。”贾娅说,“那时候大家在帐篷里经常抱在一起大哭,现在不哭了,有很多事要做。”

    贾娅说,漩坪乡政府的干部直系亲属遇难的就有11人,其他几乎每个干部都有亲属遇难。

    “个人对未来有什么打算?”记者问。

    “很茫然,希望过以前幸福的生活,但是,那种生活能找回来吗?”贾娅的泪水又流了出来,“有时候真希望自己像普通老百姓一样,把自己和自己的亲人管好就行。”

    白天工作忙的时候,贾娅觉得还好受一些,晚上一闲下来,她就觉得夜晚是如此的难熬。她开始动手做东西,用锯子锯断竹子,做水杯;山上蚊子太多,她还用纸板做了一把扇子。

    这些天,从绵阳安置点和其他地方陆续回到漩坪乡的群众越来越多,他们都想看看自己家的牛、猪、粮食怎么样了。老百姓们知道贾娅抽烟后,都会从外面给她捎上一包烟。

    贾娅已经看过漩坪乡的安置方案,根据方案,她们可能要在人家坪一直坚持到8月1日左右。“以后,我还是要把烟给戒了。”贾娅说。

    希望

    一面从乡党委书记办公室“抢”出来的国旗,在人家坪山坡上迎风招展。每当直升机来到人家坪时,贾娅就拿着这面国旗在山上摇。

    贾娅说,漩坪乡原有9385人,面积123平方公里,19个村,一个社区居委会,105个村民小组。地震后,全乡共有150多人遇难,失踪200多人,99%的房屋倒塌。

    “缺粮、缺水、缺药、缺衣服、缺帐篷、缺盐……现在什么都缺。”贾娅一口气说出很多缺少的物资。

    贾娅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困难,因为房子、父母和孩子都没有了,她的所有困难,都在工作上。

    “作为一名乡里面的基层干部,老百姓在哪里,我们就要在哪里工作。”贾娅说,她现在最希望的事就是能给受灾群众搭建一个活动板房,里面住的全是漩坪乡的老百姓,而她,为他们而工作。

    “漩坪乡的老百姓说,我们就跟着政府走,你们到哪,我们就去哪;我对他们说,放心,你们要是没房住,乡干部也不会有房住,我们什么时候都会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漩坪乡的群众对这个以前经常下乡的女干部很信任。他们从绵阳市的安置点回来时,都会给她带一个苹果,带点自己舍不得吃的饼干;漩坪乡的干部们对这个文弱的女干部也都很佩服,帐篷淋湿了,就把干的地方让给她,外出的时候,摘一个桃子也要留给她。

    贾娅说,她希望山里面的受灾群众都能走出去,希望有更多的人和单位能够对口支援漩坪乡。“如果有厂矿企业需要打工者,请直接联系我们乡政府,让老百姓有个安定的去处,这样的话,他们的生活会好过一些。”

    这些天,贾娅的胸前总戴着一枚党徽。“乡亲们看见你戴着这个,心里头就觉得他们的事可以托付给你。”她说,“对于一名党员,对于一名乡基层干部,只有受灾群众好了,我们才能好。”

 

 

责编:雍莉

1/1
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请您纠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