央视网首页|搜视|直播|点播|新闻|体育|娱乐|经济|房产|家居|论坛| 访谈|博客|星播客|网尚文摘

首页 > CCTV指南频道 > 高端访谈 > 正文

定义你的浏览字号:

吉林省省长韩长赋话三农

 

CCTV.com  2008年03月27日 10:59  来源:CCTV.com  

吉林省省长韩长赋

吉林省省长韩长赋

节目现场

节目现场

央视《新闻会客厅》栏目播出:“小崔会客:吉林省省长韩长赋”,以下为节目内容。

  崔永元:昨天我读了一本书叫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三农问题,这个书的序特别好,我给大家读一段。望着案头这堆稿子,我自问,为什么写这些东西,因为心里愧疚,这片土地我生于斯,长于斯,但自打真正懂事起我就想离开它,即使真心地为它流过那么多汗水,也多半是为了换来离开它的果实,终于,我如愿以偿,最对不起的是父老乡亲,在我成了城里人之后,良心告诉我,不能忘了农民,这城市,这工厂从无到有,从小到达,从传统到现代,有他们的一份辛劳,一份奉献。我们城里人的生活也离不开他们,可我们骨子里却嫌弃他们,当街上人头窜动,当公共汽车上摩肩接踵,便会自觉不自觉地感到他们妨碍了我们城里人的生活,我不能原谅自己,于是就想为他们说几句话。有请这本书的作者,吉林省省长韩长赋,热烈的掌声欢迎他。您好。

  韩长赋:您好,很高兴来参加这个节目。

  崔永元:您看大家的掌声这么热烈,您说为什么?

  韩长赋:我想(大家都)希望中国的农业能够走向现代化,能够做大做强,能够永远保证我们中国人的吃饭问题。

  崔永元:我猜其实更直接的原因是刚才我念的序言感染了他们,听得出来您对农民有多深的感情,而且这个感情特别真挚,我现在是要提醒您,因为小崔会客是两会期间播出的节目,很多省长、省委书记、高级官员都到这个现场,来说他们执政的理念,但是好像还没有人说农业的,您考虑不考虑换一个话题?

  韩长赋:我不换话题。

  崔永元:我做做您的工作,因为现在省长在这儿谈一个省里的情况,关系到电视机前的观众对这个省的印象,如果您执着地要谈农业话题,大家就认为吉林是个农业大省,相当落后,相当地落后。

  韩长赋:你这个话题很尖锐的,但是我觉得,不回避这个话题,民以食为天,吃饭第一。

  韩长赋:中国有13亿人口,到什么时候都得加强农业这个基础。

  崔永元:那我们就谈农业。您请坐。咱们先说一件具体的实事吧,就是2007年政府拿出了五千多万给农民和部分市民吧,买了十万台电视机,还是只面向农村?

  韩长赋:主要是面向农村。

  崔永元:这是一个什么想法?

  韩长赋:我在农村调研当中就发现有不少农村特困群众没有电视看,我觉得这个事儿不小,电视可以说是图文并茂、雅俗共赏,方寸之间有大千世界,我不是因为在电视台做节目我才说电视好的,电视确实好,但是我觉得电视,一个农民的家庭,家里有没有电视,从一个侧面可以判断这个家庭与这个时代、与这个社会距离有多远。

  崔永元:有了电视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呢?

  韩长赋:我觉得对他们观念的进步,对他们知识的更新,以及对他们保持时代和社会同步,我觉得非常有意义。

  崔永元:五千万,不是小数字,五千多万。

  韩长赋:我们调查是这样的,一共全省是十万零三千九百户,经济发展到今天,社会进步到今天,我们有能力,也应该把这个问题解决,这个电视有个很大的好处,就是有文化的人看得懂,没有文化的人看得懂,所以很快把科学传播出去了。

  崔永元:还有一种说法就是做电视节目的人没有什么文化。有一位朋友是长春市朝阳区富丰镇迎新村的村民侯国臣,他家就发了一台这样的电视,今天他来了,欢迎他。

  韩长赋:老侯,好像那天省里发电视仪式,你参加了。

  崔永元:韩省长,您看,电视都来了,这就是发的那个电视,这儿写着呢,中共吉林省委吉林神人民政府赠送,2008年1月份,这是您家里的电视,您为什么要把这个电视带到现场,我都知道,是想让韩省长把这个电视给换成那样的。您家里以前没有电视?

  侯国臣:没有。

  崔永元:那到什么地方去看电视?

  侯国臣:别说了,以前没电视之前,我老伴本身有点精神病,一到六点,必须要上人家去,到邻居家看电视。

  韩长赋:东北话叫居别就是邻居。

  侯国臣:到人家那儿看还得看人家乐意不乐意,还得看人家心情舒畅不舒畅。

  崔永元:每天都去吗?

  侯国臣:差不多哪天都去。

  崔永元:那谁乐意呀?

  侯国臣:就是说,人家还烦咱们,去了你想看乡村频道和中央一台、二台、三台,你想看哪个得听人家的,你想看二人传,人家想听新闻,你一个人,那就不行了,你就得人家看完了。

  崔永元:这没有什么怨言看发吧,你们到人家看,还得按你们的看,这也太不讲理了。

  侯国臣:就得等着人家看,等着人家看完,等咱想看,人家看完了,也到睡觉的时间了,这就没招了,通过给了这个电视,我这老伴一天,乐得睡不着觉,这就是天上掉馅饼。

  崔永元:这不是掉馅饼,这是天上掉电视机。

  侯国臣:电视机就是馅饼,我说你乐意看啥就看啥,就到哪个频道,二人传、新闻、乡村事迹都可以。

  崔永元:您是不是有个节目表,几点看什么,几点看什么,让我们参观一下。

  侯国臣:我有一个。

  崔永元:这是每天看的。

  侯国臣:对。

  崔永元:六点看长春台的城市速递,有事儿帮你办,六点半是吉林台的吉林新闻,七点是中央台的新闻联播,七点半是中央台的天气预报,八点是中央三套的星光大道、同一首歌,六点四十是吉林台的乡村剧场二人传,你看,多丰富这一天安排得,没有我们节目这里边。我再问问您,当时说要白给你一台电视机的时候,你相信吗?

  侯国臣:那哪相信啊?

  崔永元:以为是二人传呢。省长说了,他给你们电视机可不是让你们天天看二人传的,是要学农业科技知识。

  侯国臣:对,在农业方面,有一些养殖,比如鸭子、鹅、猪,怎么防疫,像我今年就看了,养大鹅,发展大鹅,因为我家庭条件不够,大鹅这个东西,半个月以前,下地完全不喂粮,一色放,这就是在电视机里学到的最大的经验。这个鹅从放到秋三个半月就可以卖钱。

  崔永元:都是看电视看来的。

  侯国臣:对,你没这个电视,我就啥也不是,就成瞎子一样,电视就是心灵的窗户,特别亮。没这个玩意儿,你想看书,你看书没有实际经验操作,你干脆照葫芦画瓢你也讲不那么准,人家告诉你一个鸡一个鹅到十五天打什么疫苗,20天打什么疫苗,就实放告诉你了,你就明白了。

  崔永元:你现在还有什么要求,希望省长替你做吗?

  侯国臣:我现在就是没啥要求。

  崔永元:不换个大点的。

  侯国臣:不用。

  韩长赋:老侯,我们希望你日子越过越好,电视越换越大。而且我相信这个希望肯定是可以逐步实现的。

  崔永元:但是最好后面那个换是凭自己的能力,别老从天上掉电视。

  侯国臣:因为咱们把技术都学好了,养殖业发展起来了,咱们将来就可以换个大的,换个好的,这不有基础嘛。

  崔永元:谢谢侯国臣。您看他的状态特别好,这个我觉得让人挺高兴的。

  韩长赋:心情好。

  崔永元:过去见到省长,见到县长,都哆嗦得不知道怎么说话了,现在你看他特别放松,我觉得就是这一台电视送得,让他体会到了省里有这样的政策,把他们放在心上,这个是不是跟您设想的一样?

  韩长赋:群众利益无小事,我想作为政府,就得经常考虑群众最现实的、迫切的需要,了解群众,特别是困难群众,他心里想什么,他需要什么,方才老侯他不是讲了一个吗,说看见电视就像心里打开一扇窗户,我想这是农民的语言,打开窗户就是看见世界了,看见外面的世界,我想这样的话了解信息,包括了解外地的经验,了解城市的文明,我想这样的话对农民的思想观念的冲击,可能比我给他们讲一次课要管用,当然可能没看你的节目管用。

  崔永元:就是在这么多年的这种实地的调查、调研中,你有没有感觉农村因为观念问题,束缚手脚,进步的速度很慢,有这样的感受吗?

  韩长赋:这方面感受挺多,农村因为过去长期还是在传统的农业的这种生活里面,早出晚归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活干完了到田头蹲一会儿。

  崔永元:农闲的时候还打打麻将,喝喝酒。

  韩长赋:东北话叫唠唠嗑,因为没有外面的信息来,他在一个传统的村落,一种周而复始的生活当中,那人们的观念可能很难演进,现在变化很大了,现在你看吉林农民也很会说的,他也是一个是看电视,一个是出去打工,这两个途径是对农民的观念影响最大的,像吉林省一年有350万人次出去打工,天南海北的,在各行各业就业,所以他们应该说在外边工作的时候受到了观念方面的冲击和影响,回到村里把很多新的思想观念,改革开放的信息都带回来,影响家乡的农民。

1/3
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请您纠错